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新闻资讯
专业领域
联系我们

联系人:朱凌青主任
邮箱:375830497@qq.com
电话:13905600639 0551-62676764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阜阳路70号振信大厦A座1014室

您的当前位置:首面 > 新闻资讯 > 文学专区
诗缘(一)我所认识的诗人流沙河
摘自:站内发布 日期:2020-06-16 浏览:1668 次

 

诗缘(一)

——我所认识的诗人流沙河

朱凌青

20世纪80年代初, 流沙河曾到安徽省的界首市。

 

那是1983年4月,阜阳地区(后改市)第一届颍河诗会在界首县(后改市)举办,安徽省知名诗人、媒体云集于此,这也是改革开放后,界首县所举办的第一次大型活动,盛况空前。当时,诗人流沙河先生和诗人公刘先生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第一届新诗奖颁奖活动后,应邀来到了界首。当时流沙河先生的诗《故园六咏》刚获得1979~1980年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新诗奖,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那时,我对诗歌兴趣不大,因此交流不多。之所以后来对他略有关注,首先是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其次是因为流沙河和我有相同之处,那就是我们都关注自然界的奇异现象,比如我们都对UFO这一现象非常的痴迷,自在四川发现UFO之后,据说流沙河就经常睡在阳台上,为的是一睁眼能够看到UFO。再就是由于诗人的独特经历,使我非常关注他的政治观点,我很想知道这个曾经被打过右派、改造多年的诗人在新的环境中是如何认识他的过去和现在。所以,每当有他的消息,我必定会加以关注。

 

 果不其然,诗人后来的某些政治观点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比如,流沙河先生经常做报告称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比如流沙河先生说抓壮丁是假的,有99.99%的壮丁是自愿的等等……流沙河先生说,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第二年的「庚子赔款」所有的八个列强,其中只有一个国家拿到这个钱没有动,就是美国。后来以各种方式退给我们了,其中一种方式叫「庚款留学生」,还有的拿来补贴我们的大学。这让先生感激涕零!

 

流沙河的政治智商让我感到震惊和错锷。一个强盗闯进你的国家,杀了你的人,抢了你的财,最后为了长久的占有侵略,用抢来的部分钱财办了一所为他们培养所用人才的学校,你还要对他感激涕零?!

 

在庚子赔款所办的学校里,的确出了不少爱国的知识分子,但那并非是强盗的初衷!就像是太阳燃烧,并不是为了给人类带来光明,而首先是为了他自己生命的延续一样,这就是主观和客观的关系。另外必须要说明的是,当年的那些爱国者不是美国培养的结果,而是我们的这些爱国的知识分子,在他们的童年时期就熟读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是深厚的中国文化积淀,潜移默化,将爱国之情融化到他们的骨髓里血液里的缘故。君不见,在今天靠美国的“善款”资助出来的所谓的精英大部分都是对美国歌功颂德,为美国的利益所用,在中美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他们的屁股总是坐在美国那边。

 

按流沙河先生的说法,抗日战争期间,美国的确援助了我们。但我要说他们的援助也是被迫的,是因为日本的侵略已经危害到了美国自己的利益。

 

人所共知,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美国为了大发战争财,是为日本提供战争物资最多的国家,正是他们提供的战争物资帮助了日本人,剥夺了千万中国人的生命。先生何至于连这点历史常识都没有?一个国家的国策,同它的国民的认知往往是不相同的,先生错把美国人民的善良与友好同美国这个利益至上的国家混淆在一起,只能说明先生在政治上的幼稚和无知。

 

至于抗战时期的中国壮丁,真的是像流沙河先生所言99.99%是自愿的吗?

蒋梦麟,民国时期曾任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长,中国红十字会总会长,1941年7月,蒋梦麟致信蒋介石,就其所见沉痛写道:“梦麟此次视察……(沿途)均东来壮丁必经之道。沿途所见落伍壮丁,骨瘦如柴,或卧病道旁奄奄一息,或状若行尸,踯躅山道,或倒毙路旁,任犬大嚼。……韶关解来壮丁三百,至筑(贵阳)只剩二十七人。江西来一千八百人,至筑只剩一百五十余人,而此百余人中(身体)合格者仅及百分之二十。

蒋梦麟战后说,  “以我当时估计,在八年抗战期内,未入军队而死亡的壮丁,其数不下1400万人。当然,广东曲江壮丁从700人死剩17个人,只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不可作为常例。

 

蒋介石曾对着征兵干部,严厉批评这种做法:
“据报各部队将新兵接收后,仍有用绳捆作一串武装编押,情同囚犯,民众触目伤心,积年累月之兵役宣传,被若辈一绳一棒扫荡无遗。抗战及征募之前途,切受重大之打击,实堪痛恨!。”⑤

 

 抗战期间任第26军军长的丁治磐,也在1943年的日记中说, “自征兵以来,已征700万人,连年逃亡达半数。”④

 

美国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史迪威在1943年做的一个判断:“所有壮丁到达其指定接收新兵地位者,仅有百分之五十六。”

 

不说了,说多无益。逝者已往矣,说再多流沙河先生也听不到了。

 

月前忽闻先生辞世,想先生一生际遇,还是令人感叹不已。流沙河先生的成就,因为我不懂诗,所以不敢妄评,历史或已有定论,也勿须我等外行在这一点上饶舌。但据我观察,较之其他人群,有些诗人往往固执主观,它不像小说家,要写不同的人物,要站在不同人物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久而久之,潜移默化,在面对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时,往往也会从不同的角度去考虑,这样相应就会全面一些。而有些诗人只是我想我想我想,久而久之,就难免主观一些,在遇到问题时,就很难听进别人的不同意见,所以,此人后期政治立场让人诟病,也就再所难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