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新闻资讯
专业领域
联系我们

联系人:朱凌青主任
邮箱:375830497@qq.com
电话:13905600639 0551-62676764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阜阳路70号振信大厦A座1014室

您的当前位置:首面 > 新闻资讯 > 文学专区
童年趣事之三:我的“文艺生涯”
摘自:站内发布 日期:2016-04-20 浏览:2746 次

                                             

                                            童年趣事之三:我的“文艺生涯”

 

                                                             朱凌青

 

        胡集区(现改名为“泉阳镇”)是个不大的集镇,在界首县城的南面。平原小镇没多少好玩的去处,但适逢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区、公社乃至大队都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文化生活一时间倒丰富多彩起来。镇上唯一一条不到一千米长的街道上,由东自西建起了三座毛泽东思想宣传站——也就是戏台,有戏台就有演出。但演出时间不固定——不仅是指日期——所以,当地也就有“想听胡集的戏,还得睡一会,不是沙家浜,就是红灯记”这样的顺口溜。

       我那时也就八、九岁,儿童天性,喜玩厌学,刚好又赶上暑假无事,就天天跟着宣传队转。区直单位不多,区直宣传队的人都是从各单位抽去的,他们平时常去银行存款,不是喊姨就是叫叔的,都认识。可能他们也觉得小孩子好玩,见我摸这摸那的从不阻拦,有时还教我两下。久了,我对锣鼓家伙也懂了一点,遇到大人忙不过来时,我还真就能上去顶一下子,有板有眼地帮助敲敲小锣或梆子什么的。

       宣传队也下乡,经常送戏到田间地头。有天,我也跟了去,扛杆红旗,兴冲冲地跑在最前面。文革时的农村也到处充盈着浓浓的政治气氛,绿色的原野里飘扬着鲜艳的红旗,地头插着木制的用漆书写的白底红字的毛主席语录牌,地头的树身上挂着彩色的毛主席画像,几十号男男女女一字儿排开,说说笑笑地集体劳作。宣传队的到来立马吸引了人们的注意,纷纷聚拢到地头的树荫下。

       “咚咚锵、咚咚锵、咚咚锵锵咚咚锵……”

       锣鼓家伙一响,四周村里边的人们也闻声而至。淮北平原土地肥沃,人口稠密,村与村相距一般只有几百米远。不大会儿,我们身边就聚集了好几百口子,加上彩旗飘扬,锣鼓喧天,那场面亦是十分地热闹。供销社的柳阿姨拉我站在她的身边——今年元旦,我回家探亲,没成想在停车时,竟然见到了阔别已久的柳阿姨,更没想到她刚买的新房就在县城的我家老宅附近。四十多年不见,当年宣传队最年轻的一朵花,如今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

      节目主要是唱歌、快板、样板戏片段、器乐演奏,押轴的是邮电所郝胖子的山东快书:《武松打虎》。郝胖子当过兵,在部队就是文艺骨干,《武松打虎》是他的拿手绝活,每次演出都是掌声雷动。唱歌有独唱、合唱,合唱一般安排在两头,就是开始和结束时。开始合唱《东方红》时,我有些胆怵,不敢放声,怯怯地跟着大家的调调走,唱完就一直觉得很不畅意,便暗暗铆足了劲,准备下一曲多出些力。终于,等到了结束,全体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一嗓子出去,直冲云霄,把大人们惊的半晌回不过神来。

      ——现在想来,那可算是我人生中的头一件大事——第一次登上人生的大舞台!


      有一就有二,到初中后,我进了学校的宣传队。负责宣传队的老师姓周,个子不高,头顶亮亮的,有点象列宁。周老师是江浙一带的人,文艺功底很深,只听我唱了一句,就让我打住了,说我是典型的“五音不全”的优秀代表,我以为真是夸奖,乐的半晌都合不拢嘴。

     周老师知人善任,安排我说“对口词”,和我搭档的是同班的张大嘴。但令人懊恼的是,无论在台下背的多熟,只要一上台,我就准卡壳。看我连着两次颠颠地跑下来,周老师火了:

     “你,怎么回事?”

      从记事起,父母就教我不准说假话,只好实话实说:

      “我一看到他那大嘴,就、就……”

      “在下边练时咋没有这样啊?”

       周老师嘴角动了动,马上又绷住了。

      “他一到台上吧,就特别狠劲,他一狠劲吧,嘴就拧巴,他嘴一拧巴,上下牙就来回锉,白森森的,象要咬人……”

       周老师再也忍不住,笑得直不起腰,连连摆手说,“算了算了,你还是一个人说吧。”

 
      这样,我就改说“单口词”了。一个人说,那就顺溜多了,无论多长,我都能一气背下来。我美滋滋的刚回到后台,其他人就过来了,“你说的是啥呀,象打机枪似的,一句也没听清楚。”
       ……

      初中快毕业时,县里搞文艺汇演,我们学校的节目被选中了。能代表区里赴县城参加汇报演出,在我们学校那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节目内容是说某地农村抗旱保丰收,人们发扬共产主义风格,相互支援的事。我在戏里演一个农村少年,戏不多,就在最后一幕快结束时,跑上台喊句:

      “队长——他们支援我们来了!”

       周老师特意嘱咐我说,虽然戏不多,可是非常非常重要,你嗓子最好,所以,我们研究来研究去才最终挑选了你,到台上,一定要喊得响亮,喊得清楚——喊差了,下面的戏可就没法演了。

      本来,分完角色,知道一台大戏,我就一句台词时,这心里还真是不咋痛快,可听周老师这么一说,顿时激动起来,周老师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那是看得起我,是对我最大的信任,我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演好,要对得起周老师。

       为了这非常非常重要的角色,为了这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句台词,我每天都要到学校前的小河边喊上几十上百遍。

       正式演出时,我没有辜负周老师的重托,那一声喊果然是又清又亮,真称得上是响遏行云,绕梁三日。

       我们的节目理所当然的得了奖。总结会上,周老师兴奋地说,领导点评了我们的戏,领导说:

       “那个小同学的嗓门真叫亮,他一撂蹶子蹿上来,猛地一’咋呼’,令全场为之一震,也为戏的高潮部分做了很好的铺垫!”

        “哗……”掌声响起来。

       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众夸赞,一股热血涌上来,我面孔通红,不知是激动还是害羞……


 

 

        朱凌青2012年4月春日草于合肥